江不知

重点在哪里

渔间:

说实话,当初看《琅琊榜》,只觉得这是一个三观比较正的耽美擦边球小说,完全没把他上升到反腐倡廉。对于想把他拍成正剧的导演,真是肃然起敬。电视剧开播后,我最震惊的不是靖苏的感情之路更纠结更狗血了,而是居然有那么多人觉得誉王更适合当君王,居然觉得萧景琰和他爹骨子里还是一样的,甚至还有人认为悬镜司当年冤死祁王太对了。


《琅琊榜》的小说算不上多经典,电视剧有锦上添花的改编,也有数量不少的缺陷。但原本只是带着娱乐的目的看电视剧的年轻受众,在这个似是而非的正剧里,在冲突更激烈的情节里,表现出的立场,也许正是这个时代的人价值观的缩影吧。


萧景睿:“君者,源也。所谓源清则流清,源浊则流浊。如今在朝为官,坦诚待人被视为天真,不谋心机,被视为是幼稚。世风如此,谁人之过。”


萧景琰:“平衡官场,收服各方,不仅这次我不会学,以后,我也不会学。”


蔡荃:“重点在哪里。为了一己私利,这样草菅人命,已是令人发指。可最令人心寒的是,为君者对此毫不在意。所谓人命关天,这才是底线。”


“水至清则无鱼”,可是如果水污到有毒,也没有鱼活得了。太清的水,稍花点功夫就能变成最理想的状态,可水一旦污染,一旦从源头就不干净,需要多少代价才能恢复生机?


“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?”誉王的结局的确让人唏嘘不已,他不得善终,确实是上一辈人造的孽,值得同情。可正如梁帝所说,他失去储君资格,归根结底,只有四个字,咎由自取。誉王连年赈灾中饱私囊的时候哪里可怜了?为了扳倒太子草菅人命又可怜在哪?才能有限,手下或许可以弥补,可是如果德行有缺,绝不可能得到手下真正的信任,更不可能得到民众真正的拥戴。


靖王和誉王有云泥之别。夏江那般离间,靖王已经气到失去全部理智,他所做的最绝的事,不过是割铃断义,避而不见。我们知道梅长苏是林殊,所以觉得他过分。可对当时的靖王来说,这是一个他以为可以推心置腹,原来却依然无情无信的人。可他却没有对这样一个人做出任何“处置”。对比誉王,秦般若自己说,她尽心尽力辅佐多年,稍有失误,誉王对她的信任立刻就降低了。对四姐,更是为他效力理所当然,若敢怠慢简直不可饶恕。


秦般若利用四姐和童路的感情,同时绑住了两个人,可在听到誉王谋反的消息后,他们俩却毫不犹豫地放弃了那么久以来的坚持,宁死也要传递出消息。他们的悲剧,或许就是誉王不得人心的铁证。誉王对梁帝哭喊,我是大棋子生下的小棋子吗。可他又何尝不是把其他所有人当成棋子。没有人喜欢被当成棋子,没有人喜欢生活在威胁和谎言中,四姐和童路知道,他们已经没有未来了。誉王赢,也不会放过他们。所以他们用最后的正义感,为了让更多人的未来,不变成他们那样。


靖王和梁帝,是天壤之别。最怕飞鸟尽,良弓藏,狡兔死,走狗烹,故人心易变。可对靖王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担忧。他最大的问题就是过于耿直。要他忘记旧情谈何容易,要他滥杀无辜天方夜谭,要他斩草除根难以想象。靖王这样的人,很显然是绝不可能只靠自己成功的。无论古今,无论是成就帝王业还是别的什么。可是这样的人,却让人能够放心地信任追随,只要自己心里没鬼,只要对正义还有信心。


而梁帝,他对子虚乌有的祈王叛乱,远比做实了的誉王叛乱愤怒。他甚至为了誉王自尽流泪,却不曾对祈王、林府、宸妃有过一丝一毫悔过。也许是因为,祈王在什么都没做的时候就被连根拔起,半朝文武求情,天下士子痛心,哪怕是最后缄了口,也不是真心服从。他和那个完美的皇长子,终究是没有公平对决过。他也许心里清楚,若没有蛮横的绝对皇权,他一定会输。而誉王,他已经是个没有威胁的失败者,他的心里便只剩下了失望,或许还有胜利者带着优越感的同情。


如果说梁帝是为了天子威严,誉王是为了霸业私利,靖王就是为了公义。


喜欢靖王还是誉王,认为靖王还是誉王更有可能登上帝位,与希望靖王还是誉王统治天下,是完全不同的三个概念。喜好是感性的,也许很多人已经无法相信,某些本该理所当然的事。可若认为上位者就该冷血无情,为官者就该取巧钻营,为了利益,牺牲点什么人不算事。


希望不要遇到这种价值观的人。



评论

热度(61)

  1. Ivy_休渔间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写得简直不能更好。说的非常有道理,琅琊榜开播以来,每每看到认为誉王更适合做皇帝的言论都有一种无法言说
  2. 江不知渔间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谢阿风渔间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雾草!我写了将近一千字的转载评tu论cao! 就被一个手滑! 刷! 掉! 了! 先转,